風展紅旗 如畫三明 | 將樂余坊有座“紅軍樓”!紅軍在這里三進三出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在將樂縣余坊鄉余坊村,沿著蘇區巷曲折尋覓,可見一幢二層木瓦結構舊樓,這是當地人津津樂道的紅軍樓。

紅軍樓于1953年落成,專為鐘觀興、肖家富、余發節等4位余坊村紅軍及游擊隊后代新建,共20間,占地200多平方米,彰顯了黨和政府對老區蘇區人民及紅軍后代的關懷。

圖片

朱德舊居、將樂縣余坊鄉蘇區紀念館

紅軍三進三出余坊

余坊鄉境內山高林密,是將樂至泰寧的必經之路,鄉政府所在地距泰寧縣城不到10公里,兵家控制了余坊便可抵達泰寧。因此,余坊又被稱為泰寧縣城的“東方門戶”,自古以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1931年6月初,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團第六師攻占了泰寧縣城。6月下旬,紅軍在余坊街頭召開百人群眾大會,選舉成立了余坊蘇維埃委員會和余坊游擊隊,掀起了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。這是紅軍第一次進入余坊,在此活動了50余天,直至7月才撤離。

第二年10月,紅二十二軍再次解放泰寧縣城,并派出工作團長余漢標、陳火旺到余坊恢復重建蘇維埃政權和黨組織。當年,余坊區蘇維埃政府主席是肖德義、土地委員會主席是余發節、農會主席是鐘觀興。

“鐘觀興是我大伯公,聽爺爺說,大伯公一直和泰寧紅軍組織有聯系,后來參加了紅軍?!庇喾蝗饲袢缢山衲?8歲,他的父親邱先富是鐘水興的繼子,鐘觀興是鐘水興的哥哥。由于鐘觀興參軍時并未成家,紅軍樓建成后,鐘水興一家入住其中,邱如松出生在紅軍樓。

1933年2月,國民黨保衛團副團長楊仕聰再次組織發動搶占了泰寧縣城,隨后國民黨56師進入泰寧,相繼侵吞了大均、朱口、新橋等區和大片農村,他們搜捕干部群眾,搶掠和焚燒革命基點村莊,剛剛掀起的分田運動被迫中斷。

同年7月,入閩作戰的東方軍第19師一部在萬安消滅國民黨56師劉和鼎部,切斷了將樂通往泰寧的交通要道。23日,紅5軍團十三軍政委何長工率部在萬安擊潰白匪數百名,將樂北部的余坊、大源、安仁等鄉鎮,再次與泰寧蘇區連成一片。在紅軍工作團的幫助下,余坊區蘇維埃政府重建,辦公地點設在余坊村寺背上自然村張元忠家。

在一次次紅色洗禮下,余坊鄉人民踴躍參軍參戰:1931至1933年間,共有196人參加紅軍、408人參加游擊隊、赤衛隊,1181人參加蘇維埃政權組織,其中蘇區干部44人,黨員16人,團員46人。

受哥哥鐘觀興影響,鐘水興也參了軍?!盃敔斣趨④娡局信c紅軍隊伍失散,只能回到余坊。聽爺爺說,大伯公曾被派往江西瑞金學習先進思想,后來在江西境內的一場戰役中犧牲?!鼻袢缢烧f。

英勇善戰的游擊隊

曾小明也是紅軍樓里的老住戶,今年52歲。他的父親叫曾金祿,早年入贅余發節家,娶了余發節的獨女?!奥牬謇锏拈L輩說,我爺爺既是余坊土地委員會主席,也是游擊隊隊員,后來在村里的糧管路附近被當地反動團匪殺害?!痹∶髡f。

隨即,曾小明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張滿是褶皺的證書,這是1983年由民政部頒發給余發節的革命烈士證明書。這張珍藏了幾十年的證書,把在場所有人的思緒帶回到了1931年——

這年6月,余坊游擊隊剛組建,由楊將才擔任隊長,隊員有張天丁、黃體應等20余人。他們積極參加打土豪、焚債券等活動,為紅軍送情報、作向導,幫助挑運戰利品,配合紅軍消滅國民黨和大刀會。紅軍撤走后,有的游擊隊隊員隨泰寧縣委轉入地下活動。

1932年底,余坊游擊隊迅速發展壯大。第二年2月,泰寧朱口保安隊偷襲余坊區蘇維埃政府駐地,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,紅軍工作團陳火旺、馮福英和游擊隊員肖茂才,掩護蘇區人員和游擊隊撤進炮樓與敵對峙。作戰中,肖茂才眼睛被子彈打傷,陳火旺被敵人逮捕后下落不明,馮福英(女)被敵人逮捕,受盡摧殘后被賣。

此后,余坊游擊隊又在肖坑、際下冬辰廟、余坊等地與敵保安隊交戰,打傷敵保安隊多人。游擊隊員張千丁生前回憶:1933年9月某天,游擊隊在隆興打土豪,擔任站崗放哨的他,發現路上來了約100余人的保安隊,便報告了游擊隊隊長。大敵當前,游擊隊隊長沉著布下埋伏,待保安隊一進伏擊圈便開火猛打,敵人以為遇上了紅軍,嚇得驚慌失措,匆匆逃走。

1934年1月,地方反動武裝糾集了泰寧朱口、開善一帶的刀團匪60余人,乘游擊隊外出活動之機,包圍了余坊區蘇維埃政府機關。余坊游擊隊早有防備,事先在政府機關駐地的房子作工事、挖墻洞,一發現敵情,便與敵人展開激戰,打死刀團匪5名,打傷數名,其余的敵人慌忙逃竄?!都t色閩贛》第6期以《新區邊加緊武裝戒備是消滅刀匪的一法》為題報道了這次戰斗,并號召各蘇區除積極進攻外,加緊武裝戒備異常重要,泰寧余坊的勝利,各地可以學樣。

余坊蘇區淪陷后,1934年3月,20余名區游擊隊隊員撤至泰寧,此后又遭白軍攻擊,再撤至將樂澤坊,而后參加了黃立貴領導的閩北紅軍獨立師,轉戰邵武、將樂、泰寧、建甌、崇安、建陽一帶。

賡續紅色基因

解放后,黨和政府沒有忘記為中國革命做出犧牲的余坊人民。

1952年12月,南平專署老根據地工作隊將樂工作組在余坊鄉進行了為期10天的深入調查訪問,并寫出《將樂縣第六區余坊鄉老根據地典型報告》,反映余坊鄉革命群眾和軍烈屬的要求。當年,將樂縣政府撥???,在余坊村蘇區巷新建紅軍樓。當時,縣政府還撥款為余坊老游擊隊隊員、老交通員、失散老紅軍修繕房屋23幢。

“我爺爺鐘觀興幫著工作組籌建了紅軍樓,那時余坊少有二層樓房,剛建成時很氣派,村里人也叫它‘洋樓’?!鼻袢缢上萑牖貞?。

雖時過境遷,余坊人民卻永遠不會忘懷那份軍民魚水情。如今走進余坊,除了紅軍樓,還有紅軍井、朱德舊居等紅色遺址遺跡。

圖片

紅軍井

余坊鄉宣傳委員陳文雅介紹,1933年臘月,紅軍閩北獨立營的一名戰士到寺背上村的梅溪挑水,發現溪水因暴雨沖刷渾濁不堪,無法飲用。于是,這名戰士只能前往村里唯一一口水井取水,十分不便。他把情況報告營部后,營長楊衍炬帶領戰士們冒著嚴寒,為村民打了一眼水井,就是這口“紅軍井”。

據老一輩人說,當時村民們無不感動,紛紛送來干柴、端來姜湯為戰士驅寒,大家還自發拿起鋤頭,挑著土箕幫著挖井、徹井,大約兩天后,一口用鵝卵石拌三合土砌的方形水井大功告成?!俺运煌诰恕?,從此,寺背上的村民與紅軍結下了深厚情誼。

圖片

朱德動員講話廣場

在余坊,區蘇維埃政府舊址至今猶在,這里也是朱德舊居。原來,1934年2月,朱德總司令從將樂趕往泰寧途經余坊,為余坊軍民作戰前動員,并在此處設立了臨時指揮所。如今,舊居外的動員講話廣場上,矗立著一座朱德雕塑。

賡續紅色基因。幾年前,朱德舊居被命名為余坊蘇區紀念館,展示了40余幅將樂、余坊蘇維埃革命斗爭歷史圖片和部分資料,還陳列了舊時革命用具等文物,成了當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館外,朱德總司令作報告時站立的長石條,依然靜臥原處,仿佛在向世人訴說著那段紅色往事……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(作者 盧素平 沙觀球)

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