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展紅旗 如畫三明 | 紅色熱土湯泉村!一幕幕感人的革命故事在這里上演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湯泉,是一塊革命熱土,這里曾是革命老區重要基點村,中共閩中工委直屬區委所在地。從1941年至1945年間,湯泉村有7位革命烈士為了抗日救亡和民族解放事業獻出寶貴生命;從1937年至1949年間,有43位老地下黨員、老游擊隊員、老交通員、老接頭戶,加入革命洪流,為新中國的誕生出生入死,上演了一幕幕感人的革命故事……

抗日宣傳救國忙

圖片

原閩中工委領導林志群同志2001年在福州家中留影

據大田縣湯泉革命斗爭史跡展覽館的資料顯示,1929年至1934年間,中國工農紅軍多次進入大田縣各地活動,宣傳革命真理,在大田播下革命火種, 1939年4月7日,湯泉人蔣光斗從大田初中畢業,9月進入內遷大田的集美高級農林職校學習,由林志群同志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他利用寒假返鄉之際,在湯泉創建了黨的外圍組織“中山室讀書會”,廣泛接觸知識青年和貧苦農民,通過“讀書會”,組織開展各種群眾活動,教唱《大刀進行曲》《打回老家去》《黃河頌》等抗日歌曲,排演《落花生》《茶館》《東洋鬼子的末日》等抗日戲劇,開展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宣傳活動。

1940年秋,“中山室讀書會”利用湯泉國民小學新校舍落成典禮的機會,組織了一場抗日救亡宣傳文藝晚會。他們還利用農歷正月二十晚上迎花燈的時機,自己制作彩車,演出活報劇《東洋鬼子滾出去》,并高唱《大刀進行曲》等抗日歌曲,高喊“打倒日本帝國主義”“還我河山”的抗日口號,進行踩街游行,激發民眾抗日激情。

大田地下黨組織通過經常性地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宣傳活動,揭露日寇的侵略野心和慘無人道的“三光”政策,揭露國民黨的腐敗無能,秘密傳播馬列主義,培養建黨對象,先后發展了湯泉的陳郁文、張正克、蔣冠祥、蔣榮德、蔣平、蔣鳳祥、蔣紹洪等7位青年為共產黨員,建立了中共大田縣湯泉直屬支部,蔣光斗任支部書記。1942年2月,湯泉直屬支部發展為中共閩中工委湯泉直屬區委,從而使湯泉及鄰近的羅豐村成為可靠的革命基點村,為閩中地下黨和游擊隊堅持長期斗爭,創造和提供良好的條件和堅強保障。

抗糧反霸斗貪官

據老交通員羅蓮妹回憶,1940年皖南事變后,中共大田縣湯泉直屬支部依靠地下黨員,發動群眾開展抗丁、抗糧、抗稅和整治惡霸貪官的斗爭,廣大民眾齊心響應,聲勢浩大,震驚了國民黨大田縣府,縣長派財糧科長沈學列趕赴湯泉查處,抓走了帶頭抗糧的地下黨員陳郁文,聲稱,凡是不交糧的都要抓。地下黨采取強硬對策,針鋒相對地抓住糧庫貪污征糧的事實,發動農民圍攻糧庫,當場揭發糧庫管理員收糧食用竹籮裝谷子過秤,竹籮皮重2.5公斤,糧庫卻扣3.5公斤,這樣每稱一籮谷子,糧庫管理員就從中貪污1公斤谷子的貪污事實。在此事件中,地下黨人據理力爭,有理有據,助陣民眾越來越多,把糧庫圍得水泄不通,沈學列膽顫心驚,迫于壓力不得不放出陳郁文,但是他不甘心就此罷休,仍然繼續逼迫群眾交糧。大家提出,不處理糧庫貪污問題,堅決不交糧,雙方僵持著不肯讓步。在這一觸即發的形勢下,沈學列舉起大秤,勢欲打人。地下黨員蔣光頭挺身而出,奪下他手上大秤,并抓起秤頭,要向他砸去,嚇得他慌忙逃跑,倉管員也只好連連求饒。

這次抗糧斗爭取得了勝利,伸張了正義,喚醒了民眾。

太華鄉隊副連占榮,平日橫行霸道,欺男霸女,作惡多端,群眾恨之入骨。地下黨抓住這個惡棍強占民婦之事,發動群眾將他狠狠地揪斗了一頓。據羅蓮妹回憶,1941年冬的一個夜晚,地下黨在得知連占榮在湯泉奸污了一名婦女的消息后,就在路上攔住了他,連占榮不但不低頭認錯,反而強詞奪理,用拐杖打人。地下黨員蔣冠祥等把他扭送到湯泉鄉公所,鄉長不僅不給予處理解決,還包庇他在鄉公所過夜。

次日,太華鄉公所派四名義警護送連占榮回太華,幾個青年農民在地下黨員的組織下在街上攔住他,并當眾揭發他欺壓百姓,奸污民女的罪行,群眾義憤填膺,有人高聲怒斥,有人向他吐口水,連占榮狼狽不堪,竟妄圖誣陷群眾奪槍鬧事,可是群眾在地下黨的領導下,又把他扭回到湯泉鄉公所,并緊緊圍住鄉公所,連占榮見眾怒難犯,只好低頭認罪,公開賠禮道歉,并賠出酒禮錢。

圖片

閩中工委書記林大蕃的警衛員張正克生前留影

文江鄉鄉長陳某曾在太華、湯泉任職多年,對湯泉地下黨的情況知道不少,他到文江鄉任鄉長后,還經常竄到湯泉來,與“剿共”中隊長曾偉勛密謀剿滅地下黨組織之事。1945年秋的一個晚上,陳某到湯泉的溫泉洗澡,一個勤務兵在門口為他站崗,他把脫下的衣褲連同一把駁殼槍一起放在凳子上??墒遣坏桨雮€小時,他洗完澡后,發現駁殼槍不翼而飛了,急得團團轉,連忙向曾偉勛報告,曾偉勛聽了高興得連聲叫到:“好好,游擊隊終于出洞了,我們等待已久的大好時機到了!”他立即命令部隊緊急結合,傾巢出動,把住各處路口,全境戒嚴,四處搜查??墒?,那一百多名官兵整整折騰了一個晚上,卻一無所獲。直到天亮,曾偉勛才回到隊部,把陳某臭罵了一頓。

陳某被地下黨教訓之后,又怕又氣,灰溜溜地滾回文江去,從此以后再也不敢到湯泉來了。

群眾是最大的靠山

“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。中國共產黨的革命事業能夠取得成功,群眾路線是重要法寶。湯泉鄉的革命群眾也是黨的堅定可靠后盾,他們一樣為了黨的事業,付出了巨大的犧牲?!睖洗甯刹繌埳平f。

圖片

地下黨游擊隊重要的交通站——湯泉城上城云葵堡

湯泉村下城有座無人居住的土堡,堡后可通往頂莊、頂坪小自然村,山高林密,道路崎嶇曲折,草木叢生,易撤退隱蔽,群眾基礎很好,是游擊隊經常聚集落腳的地方。

據大田縣湯泉革命斗爭史跡展覽館的資料顯示,土堡近鄰的三個堂兄弟陳初鐘、陳初規,陳初蓉和他的妻子高鳳娥都是非??煽康慕宇^戶和聯絡員。只要有游擊隊進駐土堡和附近山上,站崗放哨、聯絡供給都由三兄弟負責。1934年端午節,游擊隊再次聚集土堡,陳初鐘把準備過節的粽子全部送進土堡,家中小孩哭鬧著要吃粽子,當父親的為了讓游擊隊員多吃點,竟然連一個粽子也沒給孩子留下。

為了給游擊隊做掩護,三兄弟特意把牛關在土堡里,這年冬天的一個下午,有幾個游擊隊員在土堡里碰頭。突然間,20多個國民黨兵巡查到下城,他們懷疑土堡有問題,要進去查看,此時游擊隊想要撤退已經來不及了。緊急時刻,他們馬上拔出手槍,隱藏在土堡二樓,準備自衛。那些國民黨兵,走到土堡門口一看,原來是牛欄,滿地牛糞臭氣熏天,于是捂著鼻子走開了。因為有牛欄“擋”住,游擊隊十分驚險地避開了一場惡戰。

圖片

陳郁文烈士遺像

地下黨員陳郁文家在青林崎大山腳下的后洋仔,往西方向是偏僻的小山村池園、德安,德安往西,是白沙岬、高星、桃園,往北是永安縣的上甫弼、下甫弼、青水,這些地方山高林密,地勢險要,是通往大田和永安各交通站的秘密交通線。陳郁文后洋仔家原來的臥室——兩層小土樓就成了地下黨游擊隊經常碰頭和休整之處。1944年2月,有內線透露“剿共”部隊要來抓人,陳郁文的母親鄭秀妹,二嬸林秀金等全家9口人都不敢在家中睡覺,跑到西坑山上和池園村內山溝里沒人居住的破屋——畬客寮過夜,擔心家里財物被盜,叫瞎子乞丐周善平(湯泉村)幫忙看家。一天凌晨四點多鐘,“剿共”部隊突襲陳家,抓不到人,就把周善平五花大捆,吊到房梁上毒打,逼迫他說出陳郁文及其家人的下落,一連打斷了三根竹扁擔,直至鮮血淋漓,遍體鱗傷,可是周善平任其怎樣嚴刑拷打,始終咬緊牙關挺著,只是重復說一句話:“不知道?!?/span>

張正煅是個商人,在湯泉舊街頭開雜貨店,地下黨創建的“中山室讀書會”就在他店鋪對面的楊家老屋橫厝,他經常聽地下黨講抗日救國和反對國民黨當局的革命道理,他支持、擁護共產黨,經常幫助和接濟地下黨游擊隊,是地下黨及其游擊隊可靠的接頭戶和聯絡員,“剿共”部隊進駐湯泉后,中隊長曾偉勛懷疑張正煅是游擊隊聯絡員,于是就把他抓到中隊部進行審問,開始是威逼利誘,花言巧語地騙他,讓他說出游擊隊在哪里,村里誰是共產黨員、聯絡員、交通員,并許以錢財地位??墒?,張正煅總是說:“我不懂得,說不出來呀?!痹鴤滓娷浀牟恍芯蛠碛驳?,使盡了各種酷刑手段,都無法敲開張正煅的嘴,在百般無奈之下,只好向他勒索了100元光洋,讓他保外就醫。張正煅腰骨被打折,傷口潰爛,叫人抬著回家,可是不到一個月又被抓進監獄,繼續關了半年多。

烽火遠去,記憶永存。12月2日,筆者站在陳郁文烈士生前與戰友們曾經無數次翻越的青林崎山頂,回望湯泉村,阡陌交通、高樓大廈、熱帶養漁場、清清溪流……都在冬日的暖陽下,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(作者:陳培潑 圖由大田縣湯泉革命斗爭史跡展覽館提供)

推薦